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报道 > 媒体视角 媒体视角

北京日报客户端:查明哲偏“残酷” 查文浩爱“温暖”
2021年04月09日   发布者:中国国家话剧院

4月5日,由著名导演查明哲执导的话剧《雾重庆》在重庆首演。与此同时,查明哲的儿子查文浩正在北京紧张排练着中国国家话剧院2021年首部新创剧目《恋爱吧!契诃夫》,该剧将于4月14日至18日在国话剧场上演。在近期热播电视剧《觉醒年代》中也有查文浩的身影,他在其中扮演革命青年邓中夏。“我受父亲影响很深,也跟他合作了很多作品,但不能总是活在他的光环下面。”查文浩坦言:“不管是导演还是表演,也不管是戏剧舞台还是影视剧,我都愿意一步一步从底层做起,在多重跑道上向前跑。”

查明哲:用残酷戏剧去警醒世人

查明哲是一位个人风格非常鲜明的戏剧导演。他1991年在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硕士毕业后,赴莫斯科国立卢那察尔斯基戏剧学院导演系攻读博士研究生,获得俄罗斯哲学(导演学)博士学位。在异国求学的4年里,他有400多天是在剧场度过的。那个时期,俄罗斯物质供应紧张,商店橱窗柜台空空如也,但生活窘迫的俄罗斯人却总要衣着光鲜地走进剧场看戏,正如契诃夫所说:“少了戏剧,没法生活。”毕业回国前夕,查明哲向导师、著名导演扎哈罗夫道别时,请教道:“戏剧对俄罗斯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夕阳西下,远处教堂钟声传来,扎哈罗夫深情凝望着剧院,轻声说:“剧院就是教堂。”这句简单的话给了查明哲巨大的心灵震撼和思想启迪,也让他日后的戏剧作品,都充满着对精神和灵魂交流的执着追求。

从2001年进入中国国家话剧院担任导演,查明哲执导了很多引起极大反响的话剧,包括《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立秋》《青春禁忌游戏》《……SORRY》《长夜》《中华士兵》等,多次荣获各种奖项。从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的职位上退休之后,他依然在全国各地到处排戏,作品不断。

比起各种辉煌的奖项和称号,更加响亮的是他被业内戏称为“残酷导演”的绰号。一方面,查明哲导演的作品基本都是带有思想探索的严肃戏剧,主题经常有关生死、道德等人生重大命题,舞台呈现上也经常采用一些很刺激的表现手法,制造出极端困境去拷问所有人的灵魂;另一方面,他是一个非常严格苛刻的导演,对演员的表演、对舞台上的细节处理,都有着极致的要求,甚至在时隔十多年之后重新复排一部作品时,他还能瞪着大眼睛清楚地对演员指出:“当年此处你有个转身,你怎么忘了?”跟他合作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对他又怕又爱,但他却很认可和满意“爱折磨人的残酷导演”这个评价。他说:“戏剧是关于灵魂的,我就是要用残酷戏剧去警醒世人,让他们感受到情感的撞击、思想的撞击、艺术的撞击。我对自己和演员都会很认真,我很执著追求这些东西,真正好的演员也会希望这样,所以这种‘折磨’其实对他们也是一种成长,我们一起享受‘折磨’。”

查文浩:不想“拷问”想跟观众对话

小名查查的查明哲之子查文浩,从小就在排练厅里看父亲排戏,在剧场里看戏。他三岁半时,父母就带着他到莫斯科的剧场看戏。对他来说,戏剧早就成为流淌在血液里的基因。有一天,查查忽然当着父母的面,把一场戏里13分钟的台词一字不落全背了下来。高二时,他突然对查明哲说:“我想演戏,我会比你们更好,会拥有更大的价值。”就这样,2008年,查查以导演系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他顺利进入国家话剧院参与创作与演出,同时又到北京电影学院继续进修了导演系硕士。

查文浩参演了很多部查明哲执导的话剧,包括《纪念碑》《死无葬身之地》《青春禁忌游戏》《长夜》《中华士兵》等。他坦言:“我爸‘折磨’我,会比‘折磨’别人的尺度再加5分。不仅排练场‘折磨’,而且回家还得继续‘折磨’。他对我的要求只会比对别人更高、更严格、更苛刻。他们这代人就不会轻易表扬自己的孩子。”由于经常合作,查明哲查文浩父子常常一起探讨艺术,也总会有意见不同的时候,“我们探讨激烈,说明我们各自的意识和自信都很强烈,我很喜欢这种状态,我也很希望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去吸取他的观点和想法。”

在导演父亲的残酷戏剧“折磨”中不断成长,查查得了不少奖项,但他不满足于此,他不仅积极和其他院团、导演合作,还自己导演了独角戏《花心小丑》,风格和父亲的作品截然不同,虽有生活的残酷,但更多的是人性的温暖。

“我和父亲肯定有相似之处,毕竟我从小就看他的戏、演他的戏,我的身上肯定会有他的影子,但我跟他也很不一样,因为他是处女座,我是双子座,你能理解吗?”查文浩酷似父亲的严峻面庞上流露出调皮的笑容:“我们在对戏剧的理解方面,也有一些区别。他对问题的那种深刻剖析,那种残酷也好,折磨也好,都是一种方式方法,其实是想刺激出演员潜质的东西。他们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创作者,又是从苏联留学回来,总有一种很强烈的想要通过戏剧启示观众、拷问人们灵魂的愿望,但我恰恰没有他这样的追求,我希望更平等的对话和交流。或者说,我本身就不是很喜欢在剧场里被‘拷打’,我觉得这个感受不好。我更希望作品呈现出来的是温暖的、温润的,是润物细无声的。”

查文浩正在执导的《恋爱吧!契诃夫》就是一部很有趣的喜剧,采取平行交叉叙事的手法,将契诃夫的几部独幕喜剧以及多部短篇小说放在了一个戏里,让它以多条叙事线的方式多层次出现在舞台上。他希望能用当代的审美和视角,让更多的年轻人走进剧场,喜欢上这样一个“活泼、诙谐、幽默、轻松,但不乏契诃夫气质的作品”。

“这在国内戏剧舞台上还是比较少见的,对演员、导演、灯光、舞美整个团队的合作也是一次挑战。我有很大压力,但我也很有信心。”神情言语中,查文浩流露出自信的态度:“我在做案头工作的时候,脑子里已经对这个戏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所以在邀请演员的时候,就非常详尽地跟他们讲述了我想要怎么排,这个戏的亮点是什么,演员将要演绎的是什么样的角色。我准备得比较充分,所以各位表演艺术家愿意过来协助我一起完成这个作品。”

做导演不想活在父亲“光环”下

查文浩非常感谢父亲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影响和帮助。在筹备《恋爱吧!契诃夫》的时候,他就向父亲进行请教:“家里有这么一个大艺术家,而且他又是俄罗斯戏剧方面的专家,我当然得问了!他提出了一些他的想法,但我也有我的坚持,当我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最终还是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查文浩笑道,“必须承认,我有一位这样的父亲,并且有跟随他多年不停排戏演戏、跟他学习的经历,使得我面对这些一级演员的时候能够有底气,不至于发怵。大家都对我很友爱,给我很大帮助。我们在一起排练的日子,都是很幸福的。”

除了戏剧舞台,这些年查文浩还参与了很多影视剧的拍摄。“我是从现场副导演、导演助理、指挥群演这些很小的岗位做起来的,也是在横店吃过苦的。我是故意要躲开我爸爸所在的领域,因为我要从事导演这方面的工作,不可能一直生活在光环下面,那样得到的夸赞和各种优惠条件很多,但听到的真话会少一些。所以我要从最底层一点一点打拼,学习做戏做人。我也曾经期待过成名,一夜爆红,但我现在成熟了不少。”

对儿子的成长,查明哲有更高的要求,也有内心的欣慰:“我希望他不要轻易满足,而是要不断学习。我不想要他去干什么或者很有名气,也不会削尖脑袋去帮他,我认为应该让他尝试过了,然后自己作出判断去选择,希望他能完成自己生命里面的价值。现在看起来他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专业上的能力,我还是蛮欣慰的。”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记者:王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