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枣树 2014-07-07
首页 > 剧目 > 新创剧目 > 枣树
剧情简介
演出时间:2918年1月31日——2月4日
演出地点:国家话剧院剧场
票价:380、280、100、50元
订票热线:4006-101-101、010-83069694(国家话剧院票务)、010-65276911(国家话剧院先锋剧场)、400-610-3721(大麦网)

北京一座面临拆迁的大杂院里住着几户人家,何大妈是全院儿老小都敬重爱戴的老人。大妈的老伴去世多年,她就把二人年轻时一起种下的枣树当成了老伴,每天和枣树念叨家长里短。胡同区就要拆迁了,何家的枣树不算古树前途未卜,普通百姓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一则第七日里的真实故事

一次政府规划的街道拆迁

一条平民家常的北京胡同

一座街坊杂聚的大杂院落

一棵六十年前种下的枣树

一份相守相望的爱情见证

一片弥足珍贵的人间真情

一种离别时刻的难以割舍

    人:周予援

      制:景小勇、王晓鹰、戈大立、罗大军、白雪峰

 

人:老象、安莹

编剧/导演:黄盈  

副导演:邢浩

舞美设计:王璞

灯光设计:韩东

音响设计:周涛

服装设计:方卫国

造型设计:王葳

道具设计:宋福山

台词指导:陈强

舞台监督:姜雪婷

技术管理:陈丽华

演出统筹:李梦

宣传统筹:乔宗玉

 

何家:

王亚军 饰演:奶

王  饰演:儿

陈  饰演儿媳

王伟诚 饰演:孙

刘  饰演:女

蔺达诺 饰演:女婿

 

关家:

李建鹏 饰演:大

刘  饰演:大

刘宁宁 饰演:大哥家女儿

张  饰演:二

崔  饰演:二弟媳妇

 

赵家:

马  昂 饰演:父

鲍贝尔 饰演:女

 

高  家:

陈  饰演:父

张  饰演:女

吴  饰演魏老师

乔瑜岩 饰演:居委会主任小洪)

刘  饰演:拆迁办主任

郭  饰演:收破烂的

孙  饰演:卖二手房的

陈  饰演:卖二手房的

 

(演员阵容以实际演出为准)

一、中国第一编剧邹静之叫绝的扎实剧本,让崔永元小崔流着泪看完的平民大戏;

一出像时光机一样的戏,做给想念自己的人;

必须带老爸老妈一起去看的剧,和他们一起,回归十年前的慢生活……

求遇十年前小伙伴儿

胡同一起长大的邻居

跟随一路默默送到家

从未说话的长辫初恋

偷走我军挎和铅笔盒

一起上课打牌的同桌

顺了王奶奶家的糖饼

轰跑了张大爷家鸽子

扎啦刘叔叔自行车胎

借四眼儿书至今没还

那些念不尽的旧时光

二、编剧/导演黄盈简介:

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理学士,硕士转而攻读舞台导演,现为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副教授。他被中国媒体誉为“中国青年导演领军人物”。

黄盈不仅有着坚实的中国传统艺术基础,亦有丰富的国际视野。其戏剧风格多变,从世界大师的经典名著《麦克白》、《驯悍记》、《四川好人》到传承北京人艺演剧学派表现当代北京文化的新京味三部曲《枣树》、《卤煮》、《马前马前!》;从形体戏剧《未完待续》、《西游记》到百老汇风格的音乐剧《Bravo!咸鱼。伟大的生活》;从开启中国新国剧探索之风的《黄粱一梦》到尝试现场拍摄与真人表演结合的多媒体作品《花事如期》《梦行者》演出...... 黄盈作品总计三十五部,他的每一个作品都是对上一个作品的审视与革命,因此在中国戏剧界享有“一戏一格”的美誉。

 

获 2014年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 剧目奖

@北京阿龙_lis:回忆、无奈、落泪。因为我也曾住四合院,我家院中也有枣树,那棵树也是爷爷奶奶爱的见证,也是爷爷先离开人世,而后搬迁,大树被砍掉,整个话剧让我重新活了一遍,所以最后一幕时落泪,黄盈的戏每一部总能让我回忆的湖面泛起涟漪。

 

@董小呓:两幕过后彻底入了戏。一出用纯粹的生活来讲述离别的戏,很难不让人流着泪看完。开演前看到观众席几多白发苍苍的老者,谢幕时如潮水般的掌声和叫好,散戏后的车站听到人们在谈论十几年前哪个胡同的人情和变故。十年前的故事能在十年后又一次在人们心里生根发芽,这,就是回忆的力量和意义吧。

 

@吕彦妮ELLE:《枣树》距离初初创作明明也就才过去了8年,却像一个古老的故事了。立秋了,新一茬枣就又快熟了,散场时记得去领一袋,是剧组的心意。要带你想好好珍惜的人去看,一定。每演一场,都是和过去的一次告别。而“过去”是什么,没有真正失去过的人,是不能明白的,那一句“我走了”,埋着多少难捱的黄昏。

 

@勤劳的工作狂:第一次看话剧掉眼泪。。触景生情。。如果您是北京人、如果您住过大杂院、如果您住的院里恰巧有棵大树。。您肯定能从这部话剧里得到共鸣。。#枣树#。好戏!好演员!

 

@十全十美路小路:《枣树》过程中我的朋友一直在感慨,这戏应该让我爸妈来看看,小时候,我家就住这样的院儿,院儿里也有这样的枣树……我想这就是老北京人的共鸣!是五幕京味儿剧的常人之处,接着底气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