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媒体视角·评论互动
首页 > 演出信息 > 媒体视角·评论互动
中国艺术报:国家话剧院中希双语话剧《阿伽门农》将首演——当代中国舞台与戏剧之源希腊的一次亲密牵手
发布者:王卓发表时间:2019-02-20

中国艺术报《阿伽门农》报道版面截图

中国艺术报《阿伽门农》报道版面截图

《阿伽门农》是古希腊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悲剧三部曲《俄瑞斯特亚》中的第一部,讲述了阿尔戈斯国王阿伽门农联合希腊大军远征讨伐特洛伊,为远征军能够顺利开行,他被迫向女神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此举却触怒了自己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最终他被妻子杀害。日前,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中国国家话剧院和希腊国家剧院联合制作的中希双语话剧《阿伽门农》召开新闻发布会,由中国和希腊两个国家剧院优秀主创本着创新、融合的理念,历时一年多时间推出的这部古希腊经典悲剧,将于2月20日至3月2日在国家话剧院剧场进行首轮10场演出。

从《赵氏孤儿》到《阿伽门农》的非凡实验

《阿伽门农》编剧埃斯库罗斯(古希腊),古文转译K.Ch.米瑞斯,翻译罗彤,导演艾夫斯塔修斯·利瓦西诺斯,舞美设计兼服装设计婀勒妮·玛诺萝普露,灯光设计阿列科斯·阿纳斯塔苏,中方演员杜振清、高发、赵罗筐、田征、刘星阳、郭犇等参演,希腊演员斯特凡尼亚·古丽奥缇、安蒂戈涅·弗莱达同时加盟。

《阿伽门农》作为一部世界经典,在中国进行重新演绎,并赋予它国际性和现代性,让这部世界经典真正走进中国观众的心中。担任双语版《阿伽门农》剧本翻译工作的是著名导演、制作人、希语翻译罗彤,她是《阿伽门农》首位中文译者、我国著名古希腊文学翻译家罗念生的孙女。在罗彤看来,这部古希腊经典之作有着多义的主题,战争、正义、男权、复仇、回归等元素都能在舞台上呈现给观众,双语版《阿伽门农》力求将原作剧本中诗意晦涩的台词变得贴近观众,剧中出现的狩猎女神、阿波罗、海伦等古希腊神话故事中的人物也能让中国观众更好地了解灿烂辉煌的古希腊文化。

两年前,在中希两国文化部的支持和推动下,中国国家话剧院和希腊国家剧院开始商定开展合作交流项目,在舞台上让两种不同文明的戏剧艺术交融。4个月前,由希腊国家剧院与中国国家话剧院联合制作,著名导演王晓鹰执导的中希双语版话剧《赵氏孤儿》在希腊国家剧院成功上演,吸引了诸多希腊观众,收获极高赞誉。此举也是由中国话剧导演首次指导欧洲国家剧院的职业演员来讲述“中国故事”。

无论《赵氏孤儿》还是《阿伽门农》,都是中国和希腊这两个有着悠久文化传统的国家在戏剧艺术领域文化深度交流与融合的成果,展现出了非凡意义。希腊国家剧院艺术总监、《阿伽门农》导演艾夫斯塔修斯·利瓦西诺斯被《赵氏孤儿》所震撼,此次他带着包括舞美设计、灯光设计、编舞、演员在内的6名主创人员来到中国,将这部经典希腊悲剧奉献给中国观众。他表示,“这部作品是中国和希腊国家剧院的一项非凡实验,国家话剧院应当是先锋艺术的代表,用中希双语呈现一部剧作,让观众听见两种语言,看见两种表演流派、两种类型的演员,是个冒险的尝试。”

两国演员用两种语言演出,仿如“双剑合璧”

在中国观众面前,用一个以中国为主的演员阵容来讲述欧洲大陆千百年的人性史诗,是大胆且创新的尝试,这对于国家话剧院的演员们来说是一次挑战,也是一个突破。阿伽门农王的扮演者、国家一级演员杜振清曾主演过《威尼斯商人》《战马》《红岩魂》等多部优秀作品,如今演绎起阿伽门农王,他直言和希腊导演学习到了许多新东西,“导演的思维很活跃,给演员空间很大,这部戏不像我们平时看到的话剧,它运用了大量的肢体语言,配上悲壮的台词,对于中国观众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杜振清说这部戏在他40多年的舞台生涯中是最大的一次挑战,为了很好地把握台词,他还特别将演“对手戏”的希腊演员的台词一字不落地背下来,以做到无缝衔接,仿如母语般自然表达,“两国演员用两种语言演出,仿如‘双剑合璧’,现场效果应该是很震撼的。”

“克吕泰涅斯特拉看似是个杀夫的狠毒女人,但她却是为女儿复仇,向男权、神权发起抗争,这一点是值得钦佩的。”在女主角赵罗筐看来,《阿伽门农》中最大的闪光点就是鲜活的人性,“每个人物都有他的出发点,这部戏并没有做出价值判断,而是给观众思考空间。”

在排练过程中,每位演员都遇到了体力上的考验。由高发、何弘宇、宋显立、张伯川组成的“歌队男团”从排练伊始便佩戴护膝,将近两个小时的演出,他们需要全程站在台上,全神贯注地进行表演。高发表示,“歌队代表着人民,他们贯穿全剧,需要对每一个情节变化做出反应,不仅是对体力的考验,更给了演员很大的表演空间。”国家话剧院青年演员都感慨良多,“这是一次特别锻炼人的经历,希腊导演对于演员的要求、指导话剧的风格在国内根本接触不到,在舞台上再累也值得。”

《阿伽门农》由希腊方面担纲的舞美设计也极具形式感,极简布景却具有多义性。从舞台上方俯视,主平台仿佛一把利剑,重要角色的生死都发生在平台前方的“刀尖”上。舞台监督罗兰将这份来自希腊的设计完美“落地”到了国话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