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媒体视角·评论互动
首页 > 演出信息 > 媒体视角·评论互动
中国艺术报:话剧《特赦》再现民国奇案的情法激辩
发布者:王卓发表时间:2018-11-23

1935年,天津发生了举世震惊的枪击案,一名叫施剑翘的女子将杀父仇人孙传芳射杀于居士林佛堂,随后散发传单宣布自首。围绕施剑翘杀人一案,辩控双方在法庭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审理过程反转不断高潮迭起,社会舆论与大众同情在其中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让这场围绕情与法之争的杀人案最终以国家特赦的方式结案。

中国国家话剧院将于12月4日至9日开启首轮演出的原创话剧《特赦》就将民国这桩“施剑翘枪杀孙传芳”案搬上舞台,通过一场场高潮迭起的庭审戏,引领观众不断追问和思索着义与理、情与法的两难命题。

徐瑛:跨越十年的思索与追问

话剧《特赦》的编剧徐瑛曾执笔过歌剧《骆驼祥子》《李白》等诸多作品,谈及该剧的创作过程,徐瑛感慨万千,他坦言酝酿了整整十年,十年前他就开始研读这段历史,但一直没有动笔,最早是想写成电影剧本。“2016年‘于欢案’的发生给了我很大的刺激,也让我思考了很多问题,一星期我就将剧本写作完成。而发生在1935年的‘施剑翘枪杀孙传芳案’在当年也是非常轰动,占据了各大报刊的头条半年左右的时间,《特赦》剧本能够很顺利的完成,应该感谢民国报人,他们翔实地记载了法庭从一审到二审再到高审整个过程,所以剧本里那些精彩的针锋相对的法庭激辩,都来自这些史料。”

谈及该剧的创作过程,正如徐瑛所说,“法律是公平正义的守护神,通过对民国奇案的探究,希望能让观众从审判过程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光芒。”他坦言,“情与法之争是人类有了法律的历史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一个难以定论的话题,其中含有人类至今无解的悖论,这是激发我创作这部话剧的一个缘由。”

据了解,《特赦》剧组自10月16日建组以来,一直进行着无休息不间断的紧张排练,为了更好地贴近角色,10月底,剧组17位演职人员先后前往施剑翘故居、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等地体验生活、搜集素材,翻看施剑翘案卷宗,与历史专家座谈,深刻理解了“施剑翘特赦案”中民国社会乱象与司法公正、新闻舆论与道德伦理的多重困境,为二度创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李伯男:这个戏一定非常好看

《特赦》的导演李伯男,新当选为北京剧协副主席,他也是当下中国剧坛极具创意生产力和品牌价值的戏剧导演之一,曾独立执导原创舞台剧近六十部。此番也是他首次与中国国家话剧院合作。“这个戏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看的戏。”李伯男开门见山地表示,感谢国家话剧院对于创作团队的支持和信任,并期待它成为一部留得下的中国原创法庭大戏。

李伯男谈道,“这台戏是坚持现实主义创作的方向与原则,坚持‘守正创新’的创作态度,彰显了‘话剧姓话’特色。在舞台呈现上具有创新思维,但基础是尊重文学文本,尊重戏剧表演艺术本体,其实也可以看作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戏剧本体的回归。”《特赦》这个剧名也体现了一种冷静、客观的态度,这也是徐瑛写作剧本的原名,在李伯男看来,这台戏更将是观众思考社会与人心的心灵之旅,“全剧具有冷静全面的客观性态度,有着热烈朴素的人文情怀和理性深沉的法治精神,这在提倡法治社会的当下,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而在舞台呈现方面,李伯男说《特赦》追求的是“一种苍茫、深邃的人道主义追问”,这是与著名的法庭戏《哗变》等迥异的地方。法律的庄严,人物情感的两难与挣扎,佛门的禅意……如何将众多元素融入,《特赦》的舞美设计也别具匠心。排练场中展示出的双层演剧结构浓缩成了两个时空,台上台下的空间结构可以刺激出激烈的交流和对抗,让人物在冷静的法律表象下满怀情感。

江佳奇、高发:故事本身的张力打动人心

《特赦》的主演江佳奇、高发、彭博、石展、王楠钧、李晔、郭犇、夏奇等涵盖了国家话剧院老中青三代话剧演员,也可看作是国话近年来的一次颇具标志性的亮相。

《特赦》中施剑翘的扮演者江佳奇在阐释自己与角色“结缘”的过程时表示,“这部戏人物命运曲折复杂,法庭辩论针锋相对,需要扎实过硬的台词和表演功底。自己刚开始对施剑翘与父亲、孩子、丈夫、堂兄等人的情感关系还有着疑惑,但是后来随剧组赴天津采风,和历史专家面对面探讨,最终找到了答案。”她直言,尽管本剧是以法庭审判为切入点,但是施剑翘也有着心理矛盾和转变,从为父报仇与堂兄决裂,到审判后期与丈夫离婚,面对新闻舆论和公众的支持,最终皈依佛门,都有着深刻的人物变化和情感逻辑,施剑翘也在情与法、为报父恩与舍弃家庭之间面临着两难,最终得到个人情感与法律的双重“特赦”,赢得心灵的自由与解脱。

《特赦》中施剑翘辩护律师余棨昌的扮演者、国话著名演员高发在不少的影视剧中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精彩表演,而在这部剧中有着大段的法庭辩论戏,大量与公平正义、社会舆论、传统文化相关的犀利台词让他在排练中不断钻研打磨,并对情与法产生了另一种理解,“尽管历史上该案是以特赦的方式结案的,但余棨昌本人是不主张特赦的,他认为特赦意味着政府对于暴力复仇的认可,会削弱法律权威性,于国家和社会则可能是灾难。”到底该不该特赦?情与法究竟如何平衡?这些都是话剧《特赦》留给观众的思考空间。

《特赦》以面对面的对手戏,致力于情感的营造与情理的博弈,展现了施剑翘的内心决绝与审判过程的正面交锋,强化了故事本身的张力与戏剧性。值得一提的是,剧中施中诚、施靖公、孙家震等角色虽然戏份不多,但人物的性格、情感以及价值观等也都彰显得立体生动,丰富感人。

作者:张悦

来源:中国艺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