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媒体视角·评论互动
首页 > 演出信息 > 媒体视角·评论互动
中国艺术报:舞台是储备能量的好地方——访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宗平
发布者:王卓发表时间:2018-10-08

/website-webapp/ewebeditor/uploadfile/W020180925653348783963

中国艺术报报道版面

宗平在电视剧《远方的家》中饰演陈宝山

都市情感剧《远方的家》近日在央视综合频道首播,并在爱奇艺、腾讯、优酷等同步播出,以轻喜剧的方式讲述为了子女漂在都市的“老漂”一族别样的生存状态。该剧由曾经执导过《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戈壁母亲》《任长霞》等多部央视大剧的导演沈好放执导,集结了刘佳、梁冠华、吕中、宗平、柯蓝、刘端端等优秀老中青年演员,温情之余别有一番韵味。记者近日专访了剧中陈宝山的饰演者,影视演员、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宗平,请他浅谈对这部电视剧的个人体会以及自己艺术生涯的一些感悟。

“我在剧中饰演陈宝山,不同于以往在荧屏上塑造的军人、政委、警察等严肃形象,陈宝山是一个有点喜感、自我感觉良好,一根筋,可乐又有点二,但是又十分可爱可亲的角色。”剧中,宗平饰演的陈宝山是北京本地人,和演员刘佳饰演的宋明媚和演员李凤绪饰演的毕雪华两个外地来京女人产生情感纠葛,展现生活酸甜苦辣,尽显人性本真、人间真情,“悲情苦情大家看太多,以一种轻松的、略带喜感的方式来诠释,反而更容易被观众接受,引起大家的共鸣。”在宗平看来,《远方的家》是都市情感剧,也是一部社会问题剧,反映的是本该享受晚年生活的老人,为了陪伴生活在异乡的子女,继续为他们遮风挡雨的“老漂”生活。同时,也反映了北京人如何和外地人融洽相处,体现出北京人身上善良、包容、不狭隘的特质。

拍《远方的家》,宗平有一个特别的感受,那就是和熟悉的演员搭戏很享受,在一起像一个大家庭一样,欢乐多多,其乐融融。“无论是导演沈好放,还是刘佳、梁冠华、柯蓝等演员,我们都合作过,知道对方要什么,有时候只需一个眼神就能理解对方的意思。”宗平表示,现在一些影视剧拍摄时,演员彼此不熟悉,而有的剧目为了赶时间,演员之间没有一个互相了解、一起体验生活的过程,对起戏来尴尬的时候不少。“演员之间需要有一个彼此了解发现的过程,互相没有距离感,这样才能把人物演进去,建立起扎实的人物关系,再把情感变化递进去,每句话每场戏吃到心里去,你演活了演真了,观众才能被打动,否则观众也不会入戏。”宗平对当下一些年轻演员不提前准备戏,动辄让助理提词,或者后期制作再补等举动表示不能容忍,“有些戏你都不准备,跟我对什么戏,我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即便没有我的戏,是我的对场戏的时候我也要站在搭档对面给他对戏,营造一个真诚交流的气氛,毕竟对着空气跟对着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宗平拍了30多年戏,演过的影视作品风格各异,从《渴望》开始,到《任长霞》《红娘子》《北京青年》《青年医生》……宗平说自己演过的角色也各有不同,但出演的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特点——跟老百姓离得很近。“一定要拍传递‘真善美’的剧,通过作品将我的正能量传递给观众。任何作品给予观众的不是哈哈一笑,不是感官的刺激,而是通过人物传递思想、表达情感。老演员们经常说,要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演戏,做人和演戏是相辅相成的,人都做不好,怎么演出真情,作品表现不出真的东西。做演员首先要做好人,作品才会温暖充满真情。”宗平说。

出演影视剧之余,宗平作为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一直没有离开过话剧舞台,《美丽的蓝色多瑙河》中的约翰·施特劳斯、《红岩魂》中的许鹏飞、《契科夫》中的契科夫、《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宗平在多部作品中担任主演。“舞台的东西是现场版的一气呵成,身体语言、台词语言,对人物的整体把握,这些都藏不了假。舞台上,每一次都是新鲜的,你能真切地看到观众的反应,感受到观众在和你交流,随时调整自己的状态。舞台是有生命力的,是储备能量的好地方,我会一直坚守。”在宗平看来,如果一个演员能在两三个小时的话剧中将人物各个方面塑造完美,那么再演影视剧就轻松多了。

而宗平多年没有放弃的还有他热衷的朗诵。“朗诵是非常好的艺术,能在浮躁中提供给自己一块净土,一架钢琴抑或一把小提琴,舞台上一束光,静静的声音。其间,你能感受到文学传递的美好,及时找回自己丢失的东西。”

谈及自己接下来的作品,宗平透露,去年拍摄的电影《你的到来》已拍摄完成进入后期制作,自己在这部电影中花费了很大心思。宗平告诉记者,在这部电影中,他要出演的是一个离自己很远的角色,一个在东北和俄罗斯做生意的人,角色人物状态十分憔悴但还要看到年轻时的影子,因此对宗平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为此他还剃了眉毛,20天减重15斤,看了大量文学资料和老电影,调动很多自己的情绪和记忆,以更深入地了解东北和俄罗斯文化。“作为艺术电影,不是自我欣赏而是要和社会贴得很近,希望上映时观众能在影片中感受到深沉的人情人性。”宗平说。



文/中国艺术报记者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