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创作演出·深入生活
首页 > 演出信息 > 创作演出·深入生活
感受渴望与蜕变的成长过程——探班《陶里街二十三号》
发布者:ghadmin发表时间:2017-09-22

 

 


 

走进《陶里街二十三号》的排练场,逼人的压抑感扑面而来。这个由新闻发布厅改建的排练空间里依然残留着过去的痕迹——低矮而隆音的天花板。因为挑高过低的关系,一走进这个排练场就会让人感到一阵不适,但却让导演王婷婷满意。“我们这是个阁楼!”王婷婷导演指着矮小曲折的天花板向我们讲解,“压抑吧?压抑就对啦!我们的戏就发生在一个逼仄的空间里。”

《陶里街二十三号》的所有故事,都发生在一栋老房子的阁楼里。母女二人生活在一个低矮狭小的空间,如同纠结、压抑的母女关系。凌乱的排练场里孤零零的立着一个人体模特,衣饰精制华丽,却与昏黄黯淡的环境格格不入。但这其实并不是舞美或者导演的要求,而是为了塑造这个过气的、不合时宜的女作家形象而特意伫立在哪里的。演员刘丹每进入排练场,就会换上一袭华美的长裙,每日不同,来寻找人物的设定和感觉。

 

 


 

演员刘丹一边挥舞着女作家的“书稿”,一边与大家交流:“在我的想象里,这位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设定,她是一个女作家,每天早晨起来,可能都没有来得及刷牙,就会换上一身精致的长裙,貌似优雅的与女儿开始一天无聊的生活,也许是中式的旗袍,也许是西式的礼服,款式风格是无所谓的,但却要非常有情调,可实际上……是在用装腔作势的高贵来掩饰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

与一般望子成龙的家长不同,剧中的母亲竭尽全力地打压着女儿的努力、不顾一切地粉碎女儿的梦想,为了将女儿禁锢在这个狭小的阁楼里,她一遍遍向孩子灌输着:“你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普通!为什么不能干点普通人该干的事情?”

 

 


 

尽管从小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力量压抑着,女儿却依然带有一股莫名的冲动和反叛。她将这一切隐藏在身体的最深处,隐藏在羞涩、自卑且偶尔结巴的外表下。饰演女儿的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金戈,她瘦小单薄的身材在排练场并不起眼,神情也有些飘忽不定,却极其契合剧中女儿的形象。剧中的她挣扎在母亲与梦想交织成的漩涡中,深陷其中不可自拔。“母女的交锋是犀利,我厌恶她的束缚,却又无力逃离。”金戈笑着说,“我对这种母女关系非常有共鸣,我就总跟我自己的妈妈说,你不要总是指责我,你是什么样子,我就是什么样子,没有区别。”

 

 


 

排练场中母女的交锋仍在继续,另一侧突然传来一阵钢琴声——那是剧中饰演父亲和男孩儿演员苏豪正在练琴。他坐在钢琴前目不转睛的盯着谱子,俊秀的面孔一脸的严肃认真,高大挺拔的身子坐的端端正正,修长的指尖在琴键上跳动,画面充满高雅的律动……然后一串生硬、突兀、磕磕绊绊的旋律倾泻而出。所有人都见怪不怪的继续着自己手边的工作,没有人多看那个角落一眼。

 

 


 

“建组之前我提过要求,希望男女演员会弹钢琴。”导演王婷婷一脸无奈的诉说着自己被“欺骗”的经历,“他们都告诉我自己以前学过钢琴,进组以后才知道,学过的那些都忘得差不多了。”虽然钢琴的难度较大,但两位年轻演员态度认真,练习刻苦,不光是排练的间隙,休息时间也在家夜以继日地练习着,生怕琴弹得不好影响舞台效果。

首演日越来越近,排练也日益紧张。年轻的创作团队充满了激情,剧中的女孩为了自己的梦想挣扎着,也激励着团队中的每一位成员在现实的排练中,倾尽所有的气力。929-108日,《陶里街二十三号》将在国话先锋剧场连演8场。届时,观众将走进陶里街二十三号,在这间逼仄低矮的阁楼里,与母女共同感受这个关于渴望与蜕变的故事。

 

由芳馨/文

石榴/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