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创作演出·深入生活
首页 > 演出信息 > 创作演出·深入生活
国家话剧院新创话剧《兰陵王》首演成功 冲破面具重新找回向善的本心
发布者:ghadmin发表时间:2017-07-12

 

711日晚,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演出的新创话剧《兰陵王》在国家话剧院剧场正式首演。该剧通过讲述一个“灵魂与面具”的现代寓言故事,体现对悲剧命运的观照,引发观众对于人性的思考,回归到向善的本心。 

 

曹志钢摄_9153

 

话剧《兰陵王》以北齐名将兰陵王的英勇传奇为蓝本,创造性发展出全新的故事情节。剧本兰陵王被设置成一个因目睹父王被齐主谋害而用女儿态掩藏真性情的柔弱王子,生母齐后交予他先王遗物——神兽大面,唤回兰陵王的男儿血性,戴上大面的兰陵王神奇般地英勇无故,报仇雪恨,却又走到冷酷无情、暴虐可怖的人性另一个极端。最终,齐后和恋人郑儿用母性的牺牲帮助兰陵王告别迷途,摘下面具,回归本心自我。

 

 

话剧《兰陵王》由著名剧作家罗怀臻编剧,著名导演王晓鹰执导。国家话剧院优秀演员张皓越、夏力薪、李任、王楠、邹一正、陈诚、张津赫以及特邀演员余凤霞等出演剧中重要角色。舞美设计和灯光设计分别由张武、邢辛担纲。

 

曹志钢摄_9303

 

身为知名戏曲剧作家的罗怀臻,此番是首次涉足话剧创作。在他看来,“戏有代面、始自北齐”,创作反映中国戏曲源头《兰陵王》的念头由来已久,希望借历史题材以当代观念对人性进行深刻的探讨,他着重塑造兰陵王的自我异化过程,刻画了人性中“羊性”和“狼性”的两极,拷问灵魂的真实和人性的复杂。

 

 

导演王晓鹰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立足中国当代原创,到新世纪初的一系列国外名著“灵魂拷问”系列,再到近些年的“中国意象现代表达”,其导演风格脉络非常清晰。虽然他在《兰陵王》里大量运用戏曲、傩戏等元素,但他认为话剧的“民族化”探索绝不是用简单的戏曲形式作为色彩和装饰来讲中国故事,而是运用具有现代舞台艺术品格的跨文化呈现,传递出深层次的民族情感和道德哲思,在自己“中国意象现代表达”的探索创新上不断走向深入。

 

 

当晚演出,剧中兰陵王的形象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其他几位主要角色也都各有精彩之处。兰陵王由曾在《霸王歌行》、《理查三世》等多部作品中都有出色表现的演员张皓越饰演,他以华服粉黛故作柔弱登场,让人哀其不幸的同时更怒其不争,随后又一身甲胄暴虐残酷,使人恨其冷漠痛其迷失,前后在情感、性格转变上反差巨大,充满了戏剧性和情感张力。剧中的两位主要女性角色的塑造也非常成功,夏力薪所扮演的齐后,看似高贵雍容,实则忍辱负重,在兰陵王迷失自我之际,她以鲜血打破魔咒,通过声情并茂的大段台词,发出了内心深处的呐喊。余凤霞饰演的郑儿,扇舞踏歌,长袖柔美,作为兰陵王深爱的女人,她用温柔体贴和自我牺牲逐渐感化兰陵王迷失的人性。李任扮演齐主,他在针锋相对的对白表演中,将一个狡猾奸诈、喜怒无常的残暴君王展现得淋漓尽致。

 

曹志钢摄_9421

 

此外,剧中还巧妙地设置了一个具有重要作用的角色群体——伶人。他们既是戏中的人物,也是戏外的旁观者,时而用滑稽夸张的面具表演展现“傩戏”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符号,时而跳出情节之外起到串联和评判的作用,让演出更具趣味性。剧中伶人还表演了三段杀宫的戏中戏,丰富和推进了全剧故事情节。

 

 

本剧在舞台效果上突破以往写实的模式,具有魔幻色彩和象征意义。悬挂于舞台上方雄伟巍峨的神武宫房顶,像是一个巨大的铁笼子,囚禁着剧中的人物内心。随着灯光变幻,衬于舞台底幕的巨大面具支离破碎,巨幅红绸从天而降,铺满舞台,剧中人物在鲜红中找回了迷失的本心,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

 

曹志钢摄_9407

 

曹志钢摄_9487

 

《兰陵王》整体音乐气质侧重民族与现代相融,其中加入了西凉乐龟兹乐的元素,仿佛将观众带领到幽暗冰冷的宫闱,或是刀光剑影的战场,外化人物情感,烘托舞台气氛,体验生命的复杂与艰难。

 

。。。

 

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表示,在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的重要时间节点上,话剧人要坚持文化自信,坚持中国话剧走自己民族化的道路,创作更多具有中华文化底色、鲜明中国精神的文艺作品。同时也要遵循话剧创作规律和对外传播规律,创作易于让国外受众接受的优秀作品,讲好中国故事,推进中国文化走出去,不断增强中国当代话剧在国际上的吸引力感召力。

 

 

据悉,话剧《兰陵王》首轮演出将在国家话剧院剧场持续到716日。首轮演出之后,还将先后在国家大剧院和上海进行演出。

 

                  供稿:宣传推广部

摄影:曹志钢、王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