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
创作演出·深入生活
首页 > 演出信息 > 创作演出·深入生活
编剧刘深《红岩魂》创作谈 深入红岩村 追访红色足迹
发布者:ghadmin发表时间:2017-06-26

 

 

话剧《红岩魂》首演于2012年,是国家话剧院为迎接党的十八大创排的重点剧目,以长篇小说《红岩》为基础,成为一部常演不衰的红色反腐力作。《红岩魂》选取小说《红岩》中给人留下难忘记忆的“行刑前24小时”为事件切入点,由四条行动线共同推进,小萝卜头、江姐、许云峰等一大批英雄人物被独特而又尊崇原著精神地呈现出来。

 

在近日“纪念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主题论坛”上,《红岩魂》编剧刘深做了《原创戏剧编剧的自我修养》的发言。他提出,作为舞台剧的原创编剧,首先得有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其次,作为舞台剧原创编剧,得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原创剧要有原创精神,改编作品亦如此,同样离不开独特的原创视角。再次,作为舞台剧原创编剧,还得有一双灵敏的耳朵以及一张能言善辩的好嘴。别人看到的是光鲜亮丽、风平浪静的表面现象,编剧看到的是在这之下掩藏着的那些更深入、更细微、更真实、也更残酷的波澜壮阔的本质内涵;别人只是平视生活,编剧则需仰视、透视生活;别人拥有正常的视点,编剧则需独特的视角。

 

 

谈及《红岩魂》的创作,刘深讲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在创作初期,刘深看了全国大约三、四十部以“红岩”为题材的不同作品,舞台剧、话剧、歌剧、京剧、影视剧……

 

带着忐忑、复杂的心情,刘深深入生活去了重庆红岩村。参观渣滓洞时,走进一间展室,他被震撼了。展室不大,两面墙,一面墙全部是关押在白公馆和渣滓洞的我们的烈士或者遇难者照片,看上面的生存年月,都很年轻,最大的应该是江姐,不过30多岁,大部分人20出头,有的是他们被捕照片,有的是生活照。看到他们的照片以后,刘深感觉他们的眼睛里充满热血、激情,洋溢着那种对信仰无限忠诚的光辉,刹那刘深心里觉得好像找到了创作的感觉……

 

歌乐山白公馆

 

在这个展室另外一面墙,挂着是白公馆和渣滓洞看守们的照片,这些照片是刚刚入伍的军装照或者便衣照,岁数同样年轻,二三十岁,最大的也不到四十岁。他们有的是黄埔军校毕业的,有的是保定军官学校毕业的,有的是某某警官大学毕业的。他们好多人参加过抗战,打过日本人;有的是负伤了调到这看守;有的是军统的……照片上,他们的眼睛里也充满了热情,洋溢着热血的感觉。

 

刘深对这两面墙照片,颇有感慨,我们的烈士和当时看押他们的人,两拨年轻人在同一时空中交流、对峙!他突然找到了写《红岩魂》的某种脉络和戏核,他决定写两组同样年轻、热血,忠诚于自己信仰的年轻人之间的对峙、较量!这是刘深第一次深入生活时的感受。

 

渣滓洞放风坪

 

如果说,第一次只是去采风或者探索,第二次,刘深则是通过当地的文史馆和宣传部的人,带着问题、带着目的去了。他找到了当年在渣滓洞当过看守的一位老人。老人89岁,稍微有点糊涂,往事勾起他好多回忆。老人当初是咱们争取过来的红色看守,原来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当过士官,打过日本人,腿中弹负伤之后到渣滓洞。

 

老人跟刘深讲了自己为什么当“红色看守”。他说他当时信共产主义、信共产党,他同情他们。刘深觉得应该别有隐情,一定有别的秘密或者他不想说的事儿,就跟他慢慢聊,套近乎,一次次诱着他往下谈,最后他终于说出来了。老人是重庆当地人,跟好多川东地下党是老乡。当时川东地下党的一个重庆市工委书记跟他说:“我胃疼,你能不能给我点稀饭?”他一听是老乡,一攀近乎,就找了点稀饭给了他。这个人拿笔给他画了个花押,说:“你去朝天门的当铺一趟!”当铺的一看这个花押,就给了他100大洋或者50大洋,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收了钱。第二次那位工委书记又给他花押,去某某书店,他又拿了钱。第三次,工委书记给他讲革命道理、革命形势等等,讲共产党的主张和国民党的腐败,在这些信仰坚定、视死如归的共产党员的影响下,他开始由敌视转变为同情、支持、尊敬,成为一名“红色看守”。

 

 

刘深说道:“每一件历史事件之后一定有感人的故事和细节,不能只听讲述者一面之词,一定引导着他往下聊。里面涉及到戏的具体情节,比如敌人要炸工厂,怎么能去解救。我记得他提到朝天门码头等地方,我用一周时间基本走了个遍,他提及的有些地方已经完全找不到了,有些地方还在、还是那个样子。我把重庆整个地图和红岩村山上的山形全记下来了,这对咱们的创作有好处,一定要深入第一线找第一当事人去聊。”

 

“我还找到了一位当年特别小的,他当年入狱时是16岁,是咱们的红色交通员。我采访这位老先生时,他已经80多岁了。他跟我讲他为什么参加了革命,为什么他有坚定的信仰。跟这位老先生聊完之后,我把这个人物在创作时变形,把他变成从印尼来的华侨。因为咱们写革命志士的很多,有关红岩的资料里提到过一批华侨从国外回来参加川东的地下革命。我把这位老先生怎么偷卖他妈妈首饰,怎么找到了队伍,怎么坚定了信仰,在狱中入了党……所有这一切都要来自于有好的深入生活的打算、深入生活的计划,面对生活要有目的、有取舍的采访。”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只有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才能了解各种人,熟悉各种人,了解各种事情,熟悉各种事情,从而写出真实生动感人的剧作。《红岩魂》从2012年首演迄今已经5年,受到广大观众欢迎,充分说明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对于艺术创作的重要性。

 

供稿:宣传推广部

以往剧照摄影:曹志钢